有一篇文章叫《苏东破突围》求原文

时间: 2019-08-1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猛,特别在深更半夜。只得独个儿在屋子里转着圈,拉下窗帘,隔开窗外壁立的悬

  崖和翻卷的海潮,眼睛时不时地瞟着床边那乳白色的电话。它竟响了,急忙冲过去

  ,是台北《中国时报》社打来的,一位不相识的女记者,说我的《文化苦旅》一书

  在台湾销售情况很好,因此要作越洋电话采访。问了我许多问题,出身、经历、爱

  好,无一遗漏。最后一个问题是:“在中国文化史上,您最喜欢哪一位文学家?”

  我回答:苏东坡。她又问:“他的作品中,您最喜欢哪几篇?”我回答:在黄州写

  赤壁的那几篇。记者小姐几乎没有停顿就接口道:“您是说《念奴娇·赤壁怀古》

  和前、后《赤壁赋》?”我说对,心里立即为苏东坡高兴,他的作品是中国文人的

  记得去那儿之前,武汉的一些朋友纷纷来劝阻,理由是著名的赤壁之战并不是在那

  里打的,苏东坡怀古怀错了地方,现在我们再跑去认真凭吊,说得好听一点是将错

  鱼县打的。但最近几年,湖北省的几位中青年历史学家持相反意见,认为苏东坡怀

  古没怀错地方,黄州赤壁正是当时大战的主战场。对于这个争论我一直兴致勃勃地

  关心着,不管争论前景如何,黄州我还是想去看看的,不是从历史的角度看古战场

  的遗址,而是从艺术的角度看苏东坡的情怀。大艺术家即便错,也会错出魅力来。

  攀登俯瞰,江面有小船可供荡桨仰望,地方不大,但一俯一仰之间就有了气势,有

  了伟大与渺小的比照,有了视觉空间的变异和倒错,因此也就有了游观和冥思的价

  值。客观景物只提供一种审美可能,而不同的游人才使这种可能获得不同程度的实

  现。苏东坡以自己的精神力量给黄州的自然景物注入了意味,而正是这种意味,使

  无生命的自然形式变成美。因此不妨说,苏东坡不仅是黄州自然美的发现者,而且

  全了黄州,黄州也成全了苏东坡,这实在是一种相辅相成的有趣关系。苏东坡写于

  黄州的那些杰作,既宣告着黄州进入了一个新的美学等级,也宣告着苏东坡进入了

  还能给他如此巨大的惊喜和震动呢?他为什么能把如此深厚的历史意味和人生意味

  投注给黄州呢?黄州为什么能够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生驿站呢?这一切,决定

  ,他带着官场和文坛泼给他的浑身脏水走来,他满心侥幸又满心绝望地走来。他被

  人押着,远离自己的家眷,没有资格选择黄州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朝着这个当时

  州没有给他预备任何住所,他只得在一所寺庙中住下。他擦一把脸,喘一口气,四

  周一片静寂,连一个朋友也没有,他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他

  完成了一次永载史册的文化突围。黄州,注定要与这位伤痕累累的突围者进行一场

  处的时代的无上骄傲,他周围的人一定会小心地珍惜他,虔诚地仰望他,总不愿意

  去找他的麻烦吧?事实恰恰相反,越是超时代的文化名人,往往越不能相容于他所

  处的具体时代。中国世俗社会的机制非常奇特,它一方面愿意播扬和轰传一位文化

  名人的声誉,利用他、榨取他、引诱他,另一方面从本质上却把他视为异类,迟早

  会排拒他、糟践他、毁坏他。起哄式的传扬,转化为起哄式的贬损,两种起哄都起

  案件的具体内容是特殊的,但集中反映了文化名人在中国社会的普遍遭遇,很值得

  说一说。搞清了这个案件中各种人的面目,才能理解苏东坡到黄州来究竟是突破了

  出来。即便站在朝廷的立场上,这也完全是一个莫须有的可笑事件。一群大大小小

  的文化官僚硬说苏东坡在很多诗中流露了对政府的不满和不敬,方法是对他诗中的

  词句和意象作上纲上线的推断和诠释,搞了半天连神宗皇帝也不太相信,在将信将

  任何企图,他深知苏东坡的才华,他的祖母光献太皇太后甚至竭力要保护苏东坡,

  而他又是非常尊重祖母意见的,在这种情况下,苏东坡不是非常安全吗?然而,完

  全不以神宗皇帝和太皇太后的意志为转移,名震九州、官居太守的苏东坡还是下了

  有时甚至还设立专门在各级官员中找岔子、寻毛病的所谓谏官,充当朝廷的耳目和

  喉舌。乍一看这是一件好事,但实际上弊端甚多。这些具有舆论形象的谏官所说的

  话,别人无法声辨,也不存在调查机制和仲裁机制,一切都要赖仗于他们的私人品

  质,但对私人品质的考察机制同样也不具备,因而所谓舆论云云常常成为一种歪曲

  事实、颠倒是非的社会灾难。这就像现代的报纸如果缺乏足够的职业道德又没有相

  应的法规制约,信马由缰,随意褒贬,受伤害者无处可以说话,不知情者却误以为

  白纸黑字是舆论所在,这将会给人们带来多大的混乱!苏东坡早就看出这个问题的

  严重性,认为这种不受任何制约的所谓舆论和批评,足以改变朝廷决策者的心态,

  又具有很大的政治杀伤力(“言及乘舆,则天子改容,事关廊庙,则宰相待罪”)

  ,必须予以警惕,但神宗皇帝由于自身地位的不同无法意识到这一点。没想到,正

  是苏东坡自己尝到了他预言过的苦果,而神宗皇帝为了维护自己尊重舆论的形象,

  当批评苏东坡的言论几乎不约而同地聚合在一起时,他也不能为苏东坡讲什么话了。

  答是他弟弟苏辙说的那句话:“东坡何罪?独以名太高。”他太出色、太响亮,能

  把四周的笔墨比得十分寒伧,能把同代的文人比得有点狼狈,引起一部分人酸溜溜

  的嫉恨,然后你一拳我一脚地糟践,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在这场可耻的围攻中,一

  了另一个人,那人正是以前推荐他做官的大恩人。这位大恩人给他写了一封信,拿

  了女婿的课业请他提意见、辅导,这本是朋友间非常正常的小事往来,没想到他竟

  然忘恩负义地给皇帝写了一封莫名其妙的检举揭发信,说我们两人都是官员,我又

  在舆论领域,他让我辅导他女婿总不大妥当。皇帝看了他的检举揭发,也就降了那

  个人的职。这简直是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恶心的人,与何正臣

  等人相呼应,写文章告诉皇帝,苏东坡到湖州上任后写给皇帝的感谢信中“有讥切

  时事之言”。苏东坡的这封感谢信皇帝早已看过,没发现问题,舒亶却苦口婆心地

  一款一款分析给皇帝听,苏东坡正在反您呢,反得可凶呢,而且已经反到了“流俗

  翕然,争相传诵,忠义之士,无不愤惋”的程度!“愤”是愤苏东坡,“惋”是惋

  皇上。有多少忠义之士在“愤惋”呢?他说是“无不”,也就是百分之百,无一遗

  攻击最凶。他归纳了苏东坡的许多罪名,但我仔细鉴别后发现,他特别关注的是苏

  东坡早年的贫寒出身、现今在文化界的地位和社会名声。这些都不能列入犯罪的范

  畴,但他似乎压抑不住地对这几点表示出最大的愤慨。说苏东坡“起于草野垢贱之

  余”,“初无学术,滥得时名”,“所为文辞,虽不中理,亦足以鼓动流俗”,等

  等。苏东坡的出身引起他的不服且不去说它,硬说苏东坡不学无术、文辞不好,实

  在使我惊讶不已。但他不这么说也就无法断言苏东坡的社会名声和世俗鼓动力是“

  滥得”。总而言之,李定的攻击在种种表层动机下显然埋藏着一个最深秘的原素:

  妒忌。无论如何,诋毁苏东坡的学问和文采毕竟是太愚蠢了,这在当时加不了苏东

  坡的罪,而在以后却成了千年笑柄。但是妒忌一深就会失控,他只会找自己最痛恨

  一,实际上他写诗作文绕来绕去都离不开“金玉锦绣”这些字眼,大家暗暗掩口而

  笑,他还自我感觉良好。现在,一个后起之秀苏东坡名震文坛,他当然要想尽一切

  办法来对付。有一次他对皇帝说:“苏东坡对皇上确实有二心。”皇帝问:“何以

  见得?”他举出苏东坡一首写桧树的诗中有“蛰龙”二字为证,皇帝不解,说:“

  诗人写桧树,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说:“写到了龙还不是写皇帝吗?”皇帝倒是

  头脑清醒,反驳道:“未必,人家叫诸葛亮还叫卧龙呢!”这个王珪用心如此低下,

  文章能好到哪儿去呢?更不必说与苏东坡来较量了。几缕白发有时能够冒充师长、

  掩饰邪恶,却欺骗不了历史。历史最终也没有因为年龄把他的名字排列在苏东坡的

  苏东坡以前为当地一个园林写的一篇园记中有劝人不必热衷于做官的词句,竟也写

  信给皇帝检举揭发,并分析说这种思想会使人们缺少进取心,也会影响取士。看来

  这位李宜之除了心术不正之外,智力也大成问题,你看他连诬陷的口子都找得不伦

  不类。但是,在没有理性法庭的情况下,再愚蠢的指控也能成立,因此对散落全国

  各地的李宜之们构成了一个鼓励。为什么档次这样低下的人也会挤进来围攻苏东坡?

  当代苏东坡研究者李一冰先生说得很好:“他也来插上一手,无他,一个默默无闻

  的小官,若能参加一件扳倒名人的大事,足使自己增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

  这种目的确实也部分地达到了,例如我今天写这篇文章竟然还会写到李宜之这个名

  字,便完全是因为他参与了对苏东坡的围攻,否则他没有任何理由被哪怕是同一时

  代的人写在印刷品里。我的一些青年朋友根据他们对当今世俗心理的多方位体察,

  觉得李宜之这样的人未必是为了留名于历史,而是出于一种可称作“砸窗了”的恶

  作剧心理。晚上,一群孩子站在一座大楼前指指点点,看谁家的窗子亮就拣一块石

  子扔过去,谈不上什么目的,只图在几个小朋友中间出点风头而已。我觉得我的青

  城市化了。李宜之的行为主要出于一种政治投机,听说苏东坡有点麻烦,就把麻烦

  闹得大一点,反正对内不会负道义责任,对外不会负法律责任,乐得投井下石,撑

  顺风船。这样的人倒是没有胆量像李定、舒亶和王珪那样首先向一位文化名人发难,

  说不定前两天还在到处吹嘘在什么地方有幸见过苏东坡、硬把苏东坡说成是自己的

  :沈括。这位在中国古代科技史上占有不小地位的著名科学家也因忌妒而陷害过苏

  东坡,用的手法仍然是检举揭发苏东坡诗中有讥讽政府的倾向。如果他与苏东坡是

  政敌,那倒也罢了,问题是他们曾是好朋友,他所检举揭发的诗句,正是苏东坡与

  他分别时手录近作送给他留作纪念的。这实在太不是味道了。历史学家们分析,这

  大概与皇帝在沈括面前说过苏东坡的好话有关,沈括心中产生了一种默默的对比,

  不想让苏东坡的文化地位高于自己。另一种可能是他深知王安石与苏东坡政见不同

  ,他投注投到了王安石一边。但王安石毕竟也是一个讲究人品的文化大师,重视过

  沈括,但最终却得出这是一个不可亲近的小人的结论。当然,在人格人品上的不可

  已经可以大致看清,我们也领略了一组有可能超越时空的“文化群小”的典型。他

  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要单独搞倒苏东坡都是很难的,但是在社会上没有一种强大的反

  诽谤、反诬陷机制的情况下,一个人探头探脑的冒险会很容易地招来一堆凑热闹的

  人,于是七嘴八舌地组合成一种伪舆论,结果连神宗皇帝也对苏东坡疑惑起来,下

  后来还潇洒、幽默地说:“今后我的诗不愁皇帝看不到了。”但事态的发展却越来

  越不潇洒,1079年7月28日,朝廷派人到湖州的州衙来逮捕苏东坡,苏东坡

  事先得知风声,立即不知所措。文人终究是文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从气势汹汹的样子看,估计会处死,他害怕了,躲在后屋里不敢出来,朋友说躲着

  不是办法,人家已在前面等着了,要躲也躲不过。正要出来他又犹豫了,出来该穿

  什么服装呢?已经犯了罪,还能穿官服吗?朋友说,什么罪还不知道,还是穿官服

  吧。苏东坡终于穿着官服出来了,朝廷派来的差官装模作样地半天不说话,故意要

  演一个压得人气都透不过来的场面出来。苏东坡越来越慌张,说:“我大概把朝廷

  惹恼了,看来总得死,请允许我回家与家人告别。”差官说“还不至于这样”,便

  叫两个差人用绳子捆扎了苏东坡,像驱赶鸡犬一样上路了。家人赶来,号啕大哭,

  这就是苏东坡。贫瘠而愚昧的国土上,绳子捆扎着一个世界级的伟大诗人,一步步

  都想投水自杀,由于看守严密而未成。当然也很可能成,那末,江湖淹没的将是一

  大截特别明丽的中华文明。文明的脆弱性就在这里,一步之差就会全盘改易,而把

  文明的代表者逼到这一步之差境地的则是一群小人。一群小人能做成如此大事,只

  都成了罪孽的化身。一部中国文化史,有很长时间一直捆押在被告席上,而法官和

  通宵侮辱、摧残到了其他犯人也听不下去的地步,而侮辱、摧残的对象竟然就是苏

  年间有几个像苏东坡那样可爱、高贵而有魅力的人呢?但可爱、高贵、魅力之类往

  往既构不成社会号召力也构不成自我卫护力,真正厉害的是邪恶、低贱、粗暴,它

  们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无敌。现在,苏东坡被它们抓在手里搓捏着,越

  是可爱、高贵、有魅力,搓捏得越起劲。温和柔雅如林间清风、深谷白云的大文豪

  面对这彻底陌生的语言系统和行为系统,不可能作任何像样的辩驳,他一定变得非

  常笨拙,无法调动起码的言语,无法完成简单的逻辑。他在牢房里的应对,绝对比

  不过一个普通的盗贼。因此审问者们愤怒了也高兴了,原来这么个大名人竟是草包

  一个,你平日的滔滔文辞被狗吃掉了?看你这副熊样还能写诗作词?纯粹是抄人家

  的吧?接着就是轮番扑打,诗人用纯银般的嗓子哀号着,哀号到嘶哑。这本是一个

  只需要哀号的地方,你写那么美丽的诗就已荒唐透顶了,还不该打?打,打得你淡

  廷的意思,他说:“我不敢有此心,不知什么人有此心,造出这种意思来。”一切

  己打扮成某种“险恶用心”的发现者,苏东坡指出,他们不是发现者而是制造者。

  那也就是说,诬陷者所推断出来的“险恶用心”,可以看作是他们自己的内心,因

  此应该由他们自己来承担。我想一切遭受诬陷的人都会或迟或早想到这个简单的道

  理,如果这个道理能在中国普及,诬陷的事情一定会大大减少。但是,在牢房里,

  苏东坡的这一思路招来了更凶猛的侮辱和折磨,当诬陷者和办案人完全合成一体、

  串成一气时,只能这样。终于,苏东坡经受不住了,经受不住日复一日、通宵达旦

  的连续逼供,他想闭闭眼,喘口气,正版挂牌!唯一的办法就是承认。于是,他以前的诗中有

  “道旁苦李”,是在说自己不被朝廷重视;诗中有“小人”字样,是讽刺当朝大人

  ;特别是苏东坡在杭州做太守时兴冲冲去看钱塘潮,回来写了咏弄潮儿的诗“吴儿

  生长狎涛渊”,据说竟是在影射皇帝兴修水利!这种大胆联想,连苏东坡这位浪漫

  诗人都觉得实在不容易跳跃过去,因此在承认时还不容易“一步到位”,审问者有

  本事耗时间一点点逼过去。案卷记录上经常出现的句子是:“逐次隐讳,不说情实

  ,再勘方招。”苏东坡全招了,同时他也就知道必死无疑了。试想,把皇帝说成“

  吴儿”,把兴修水利说成玩水,而且在看钱塘潮时竟一心想着写反诗,那还能活?

  善良的狱卒带了两首诗给苏辙,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

  独伤神,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埋骨的地点,他希望是杭州西湖。

  至痛恨诗文。没想到,就在这时,隐隐约约地,一种散落四处的文化良知开始汇集

  起来了,他的诗文竟然在这危难时分产生了正面回应,他的读者们慢慢抬起了头,

  要说几句对得起自己内心的话了。很多人不敢说,但毕竟还有勇敢者;他的朋友大

  厄道场,求告神明保佑他;狱卒梁成知道他是大文豪,在审问人员离开时尽力照顾

  生活,连每天晚上的洗脚热水都准备了;他在朝中的朋友范镇、张方平不怕受到牵

  连,写信给皇帝,说他在文学上“实天下之奇才”,希望宽大;他的政敌王安石的

  弟弟王安礼也仗义执言,对皇帝说:“自古大度之君,不以言语罪人”,如果严厉

  处罚了苏东坡,“恐后世谓陛下不能容才”。最有趣的是那位我们上文提到过的太

  皇太后,她病得奄奄一息,神宗皇帝想大赦犯人来为她求寿,她竟说:“用不着去

  赦免天下的凶犯,放了苏东坡一人就够了!”最直截了当的是当朝左相吴充,有次

  他与皇帝谈起曹操,皇帝对曹操评价不高,吴充立即接口说:“曹操猜忌心那么重

  意洋洋,有一天与满朝官员一起在崇政殿的殿门外等候早朝时向大家叙述审问苏东

  坡的情况,他说:“苏东坡真是奇才,一二十年前的诗文,审问起来都记得清清楚

  楚!”他以为,对这么一个轰传朝野的著名大案,一定会有不少官员感兴趣,但奇

  怪的是,他说了这番引逗别人提问的话之后,没有一个人搭腔,没有一个人提问,

  崇政殿外一片静默。他有点慌神,故作感慨状,叹息几声,回应他的仍是一片静默

  。这静默算不得抗争,也算不得舆论,但着实透着点儿高贵。相比之下,历来许多